close

社会

考整理

男女权变迁及未来性别观念猜测

man and woman

这不是一篇严谨的系统研究文章,以假设、推演为主,试图从不同角度理解并表达一些观点

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男女平等、女权问题以及同性恋情正备受关注,世界范围内也正有许多团体和个人为之努力,本文主要从以下两个角度探讨:

1.社会转变过程中的男女权力及分工变化
2.未来对固有性别属性和差异可能的态度

一、女权的回归

在很多男性和女性心目中的女神艾玛·沃森以及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等著名女性的带领下,女权或者说女性运动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提到,并在世界各处展开。以至于国内在接触到这个概念你的时候会有一些女权主义者在凡是涉及男女不够平等的任何问题前都会大放阙词,网络间的对话常常火药味极浓。但是确实可以说,这代表社会在进步,确实在影响和调整一些与时代不相符的观念并正推动一些事情的进展。

对于以上,有人也许会觉得,这是女性权益的觉醒,但更应当认为,这是女权的回归。并非觉醒主要原因在于原始社会最早时候是母系社会,当时的权利是向女性倾斜的,我们可以说那段很长的时间里人类是女权时代。时至今日,在男权世界的背景下女权并非是长久以来不存在的,只是因为在环境、科技、文化条件下的一种状态,而这种状态由跟历史或者说科技上的重要事件相关,也是跟女性自然的生理特点相关。

最初的情形

在最早的原始社会,人类非常脆弱,寿命较短,在未找到非常准确的结果下根据部分资料估计在25~45岁左右。那时人类数量稀少,种群繁衍有着最高的重要性,因此女性因为生理决定了其占有人类种群最重要的功能,同样的也就拥有了最大的权力,因此我们称那时的人类社会为母系社会。

第一个转变

影响男女权力的第一个重要事件出现了——工具的出现。随着人类对于工具的使用越来越熟练,对抗自然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但女性仍然无法摆脱生育的职责,这时,相对母系社会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是女性由于必须面对生育繁衍的需求,且女性在适应自然的过程中保留了产后分泌有助于更加愿意照顾后代的基因,导致了女性长期主动、亦或是被迫的承担抚育后代的职责;同时另一方面,男性主动、亦或是发展出了更好的身体力量和条件,并不断改造工具、发明工具以及训练狩猎技巧,以养活女性和所处聚落中的儿童及老人(如果当时会选择不对丧失劳动力的个体残酷对待的话)。这里渐渐出现了父系社会。这种传统的狩猎-采集社会不断发展,由于狩猎技巧和身体条件优势,直至农耕社会男性能够养活更多其他个体而女性仍然很难摆脱生育和抚育责任的时候,男女权力开始出现了改变,开始向男权社会倾斜转变。这是男女权的第一个转变的过程。

第二个转变

第二个重要的转变事件发生在17世纪,是一项发明:避孕套。当时的避孕套使用小羊的盲肠制成,在经历过大航海时代据说从美洲传入欧洲肆虐的梅毒病毒的欧洲,这个小小的发明重要性似乎不言而喻,也被后来成为对世界影响深远的100个重要发明。但小小的避孕套对于男女权的转变起到了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即女性在生育面前开始拥有选择的权利了,而不再是需要面对无法避孕不断生产的困境。这意味着女性开始有机会将自我解放,更多地投入到个人发展等各个方面。

第三个转变

第三个重要的转变事件是19世纪发生的工业革命。在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的生产能力由于身体自然生产能力,包括力量、耐力、工作时间等等的限制,是有极限的,在额外的动力出现之前,没有任何人能够摆脱这个极限,但是蒸汽动力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一切。人们不再需要依赖个人体力进行生产,人类更多地开始需要操控、控制设备进行生产。这对于女性来说,又意味着身体力量的相对较弱不再成为与男性相比重要的局限因素,在很多方面,男女有着相同的能力。

反观这三个重要事件,原始社会依赖女性生育能力→工具的出现导致男性地位提升→避孕套的出现让女性有可能摆脱了无止尽生育的束缚→工业革命让生产力这一决定男女权力关系的重要因素变得性别差异更小。我们可以说,女权是从最早的母系社会开始,经历过男权社会,如今正在回归。

至于现在倍加关注的女权问题,诸如:落后地区女性受教育权、职场的女性弱势等等,这是必然会存在的问题,由于男女差异的存在,不可能做到完全均等、平等且公正,但应力求没有过多的不合理的部分。至于女性的权益,我个人更希望看到女性自身,如艾玛、如桑德伯格等人的努力,通过女性自身的争取获得的东西才真正属于女性自身,而不是整个社会给予的倾斜——正如男性在原始社会使用工具、努力狩猎所做的努力一样。也许有女性说绅士风度是尊重女性,但是也许正相反,绅士风度是男性自我标榜认为男性需要保护女性将女性至于弱者地位的一种现象。当然这并不是说绅士风度不好,但用这个来强调女权那就恰恰弄反了。如果女权变成了女性权利最大化甚至过度化那就失去了女权运动本身的意义。

二、固有性别属性界限的弱化和对未来的猜测

前几天跟好朋友聊天,她表示在看过《傅雷家书》之后发现自己似乎做不到傅聪母亲那般温柔,并为此感到有些难过,自己也没从自己的母亲身上学到温柔的品质,甚至身上有很多男孩子的特质。

但是转念一想,真的需要“男人像个男人,女人像个女人”么?当我们不知不觉为自己不够温柔、不够大气而感到有些羞愧的时候,背后往往就是“男人像个男人,女人像个女人”的这种观念在主导。但如果真的仔细去想这个问题,答案好像是否定的,而且社会文化走向似乎也正是这样。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同性恋情。同性恋情正在越来越被接纳,而同性恋情的本质就是男性和女性不再拥有强烈的男女性格特质,外在仍然是原有男女的生理条件。

另一方面,从家庭关系而言,父亲和母亲的确需要在与后代的关系中扮演不太相同的角色。每个孩子都需要50%的父亲和50%的母亲,这样合在一起才有100%的家庭和父母。但是如果父亲拥有了一部分女性的特质,母亲拥有了一部分男性的特质,只要父母双方的结合是合适的,同样婚姻关系能够稳定,亲子关系也能够稳定。

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性别固有界限及属性的弱化也是必然的趋势。上章提到了避孕措施的出现、生产力的变化,结合目前世界人口的状况,繁衍对于人类社会的重要性早已降低,男女性别属性的特点也将越来越弱。人类社会自从出现文化、科技之后,已经不再是继续原有的达尔文式自然选择的进化模式了,而是拉马克式进化或者说演化了。人类社会这一个大的事物,正因“后天习得”性的发展而不断壮大,一些自然选择的条件的效用早已不及原始时代,这也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发展模式,原有自然属性的限制不再重要,男女固有性别属性的限制也将渐渐不再重要。

因此,也许我们可以猜测,未来将会是一个男女之间差异仍然存在,但因差异存在而过度的不平等不合理将会逐渐减少,人们对于性别之间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将会有更多的“男型女”和“女型男”出现。

read more